诸色琳琅

细雨湿流光

【瑟莱/童话风】一叶之春

设定见序→http://londonrain1666.lofter.com/post/1d0addb3_6f48c60



lo今天依旧萌萌哒



01




瑟兰迪尔是被一阵急促的拍打声叫醒的。

他慢条斯理地掀开被子起床走到卧室的窗户前面,拨开上面缠绕的忍冬藤蔓和蔷薇窗帘打开玻璃。

小个子的毛球还在举着一只爪子努力的拍打中,被冷不丁的抽走了另一只爪子按着的东西,失去重心掉在瑟兰迪尔的书桌上那本摊开的《兰花的种植》里面。

瑟兰迪尔才没有起床气,哼。

陶瑞尔花了大概一分钟才从头晕眼花的毛球状态里出来,她有点气鼓鼓地梳理自己金红色的毛发,开始对着书桌旁托腮看着她的白鹿先生报告。

有只受伤的鹿出现在密林边缘——看起来跟你很像的那种,但他没有角。

姑娘说到这里担心地把她自己的尾巴尖捞过来看了看,上面有朵小小的桃花,那是她的象征。

应该是还没找到自己的季节吧?或者藏起来了?他刚进密林就碰到了蜘蛛,现在晕过去了。

瑟兰迪尔抖了抖耳朵,毫不掩饰地打了个哈欠。

桌子上的毛球在从自己的背上拿下一个领扣,绿色的叶子,带着银色的镶边,制作的很精致,连叶脉都清晰可见,用冰凉的风金属打造。

瑟兰迪尔拿着那片叶子思考了一会儿,回忆起那只被称为光明女王的独角兽确实是洛丝萝林的领主,而风金属打造饰品的手艺唯有洛丝萝林首屈一指。

凯兰崔尔夫人亲手出品,品质保障。

他或许应该把那只小家伙带回来?





你好呀。

透过模糊的暖黄色光芒,世界开始在莱戈拉斯眼中慢慢成像。

光芒来自屋顶上藤条吊着的琥珀灯,适应了光线以后他可以清晰的看到对面那扇窗帘用蔷薇花藤编织的巨大窗户,透过半开的窗户他看到窗外的太阳透过树叶在地面打下细碎的光斑。

窗户面前还横放着一张胡桃木书桌,那声你好来自书桌上的小松鼠,她停止了梳理自己漂亮的金红色皮毛。

“我在哪?”莱戈拉斯开口说话后才发现自己的嗓子眼干涩发痛。

“大绿林,或者叫巨绿森林。”松鼠流利地从书桌上滚下来,抱起床头柜子上的百合花杯子递给他。“我是陶瑞尔,你可以这么叫——喝口水吗?先生交代的。”

莱戈拉斯从善如流的点头,活动手臂时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他差点把杯子连同里面还带着花香的露水一起掉在他躺着的漂亮大床上。

他开始骨碌着眼睛打量这个房间。

显然这是卧室,除了那扇巨大的窗户和琥珀灯,角落里还有一个不大的乌木书架,上面放着厚厚的精装书籍。

书架后面的墙壁爬着花藤,上面挂了零碎的宝石之类,藤蔓覆盖了一整面墙乃至屋顶,可以想象开放时的壮观。

更显然的,屋子的主人挺会享受,并且相当的有品味。

莱戈拉斯注意到了自己躺着的床,床单是他叫不出名字的织物,厚重的银色。

他想站起来,但艰难的撑起身体后,右脚接触地面时那剧烈地疼痛让他直接从床上摔了下来。

陶瑞尔发出一声尖叫。

莱戈拉斯盯着越来越近的地面,盼望自己别是脸着地。

他没有脸着地,不知何时出现的白鹿先生稳稳的将他拉回床上。

“任务完成了,先生”陶瑞尔发出欢快的声音,麻溜的从窗户窜出去,无影无踪。

你特么居然不负责解说到底!!!

在心里吐槽完毕的莱戈拉斯扭头看这只刚刚挽救惨剧的白鹿。

除了漂亮他没能找出第二个形容词。他的鹿角间有树叶点缀,流畅又修长。

“瑟兰迪尔”

“额?”专注于鹿角的莱戈拉斯动了动耳朵,没反应过来。

“瑟兰迪尔,我的名字。”漂亮的白鹿好脾气地又重复了一遍。

“噢噢”莱戈拉斯终于发现了自己的右腿上包扎着止血用的蛛丝,上面沾着绿色的草药液“非常感谢您…”

瑟兰迪尔摆手示意他不用客气,把手里的绿叶领扣递给他。

“物归原主”他说。

评论(1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