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色琳琅

细雨湿流光

【瑟莱/童话风】一叶之春

儿童文学风,兽化梗。

找春天的小叶子[no]

lo没吃药,今天依旧萌萌哒。

设定见序http://londonrain1666.lofter.com/post/1d0addb3_6f48c60

02

“树啊——生病了——”


莱戈拉斯听着被拉长的软糯声音越来越近,视线里出现
了一只圆滚滚的褐色兔球,褐色的绒毛里还夹着一根魔杖。

因为跑的太快,兔球被土地上凸起的树根绊倒,在撞到莱戈拉斯脚边时他两手紧紧抓住自己的帽子,夹紧了魔杖。

一只垂耳兔,一只是巫师的垂耳兔。

这只巫师兔子现在趴在莱戈拉斯脚边,看起来有休息一会儿的打算。

“你好?”莱戈拉斯晃了晃腿,因为他觉得晃手兔子会看不见。

“你好!”兔子下垂的耳朵翘了翘,爬起来拍拍身上沾
的落叶,脱帽打招呼。

从他拿下来的帽子里飞出两只黄色的小鸟,两只兔耳之
间还有个小小的窝。

他捂着帽子抬起头看莱戈拉斯,莱戈拉斯被他欣喜的眼
神看的发毛时他一拍巴掌“你是甘道夫说的那个找象征
的春天精灵!”

因为动作太大头上有只黄色的小鸟掉下来。

莱戈拉斯胸口挂着的绿叶在凉凉阳光下闪光,他看着兔
球亮晶晶的眼神,在落叶上坐下来,兔球兴致勃勃,在
他面前蹲着。


这是莱戈拉斯终于可以出门的第一天,他迫不及待想看看这片森林,从瑟兰迪尔卧室的窗户里他能看到被树叶切割成绿色的阳光在落叶上打出漂亮的光斑,

有风吹过时窗户墙边荡过的花朵。

那么森林一定更美!

然而他终于可以出门,看到森林时他却愣了。


黑色的,错综蟠蝤的树木丛生,向天空伸展枝杈,上面覆盖白色的薄雪。

四周寂静到他可以听到风儿吹开雪花的声音。

地还没解冻,不知道是不是太安静,盖着白霜的落叶踩下去发出清脆的响声。

莱戈拉斯回头看看瑟兰迪尔那棵爬满了花藤的参天大树,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整座森林,只有瑟兰迪尔居住的这棵树拥有生机。

拥有生机的还有刚才撞到他脚上的兔球。

兔球搓了搓手,哈出一团白气,在看上去似乎冬天的早

晨显得可怜巴巴。

莱戈拉斯有点心软,自作主张地把他请进了门,虽然瑟兰迪尔高冷又不好处,但心还是挺好的。





瑟兰迪尔在看到椅子上那只棕色的兔球时挑了挑眉,没有做出评价。

他给莱戈拉斯端来了浆果和野菜粥,挑了个椅子在兔球对面坐着。

莱戈拉斯一边吃东西一边偷瞄,兔球专心致志逗他头上那窝鸟,偶尔偷偷摸摸瞄一眼瑟兰迪尔,感受到白鹿先生刀一般的眼神后一个哆嗦耷拉着耳朵。

“瑞达加斯特,你这个月房租还没交。”最后瑟兰迪尔打破了沉默,莱戈拉斯明显看到兔球滚了滚,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

瑞达加斯特从身后摸出一挂项链扔在桌子上,各色的宝石雕刻成小动物的形状,有黑曜石做眼睛亮晶晶的。

瑟兰迪尔终于收起了刀一样的眼神,或者说,他把眼神里的长刀换成了短刀。


“瑟兰迪尔啊我告诉你…噢我…想不起来了?可是我刚才明明就记得我要说什么!”兔球把帽子戴上做思考状,有小鸟并没有回窝,它在瑟兰迪尔的餐厅里飞来飞去,最后落在了瑟兰迪尔生着树叶的角上。

莱戈拉斯都吓得一哆嗦。

瑟兰迪尔偏了偏头,并未表现出发怒的征兆。

“那个来找象征的春天精灵啊——他一定是春天精灵,甘道夫让巨鹰告诉我啦!甘道夫说他有事不来了但是春天精灵要在这里待到整个季节年过去呀!”瑞达加斯特手舞足蹈,然后小心地看了瑟兰迪尔角上的鸟示意它快回来“森林生病啦,我在罗斯加堡发现了蜘蛛,它们胆子越来越大了。”


“直到多尔戈多,出现的蜘蛛我会通知居民的。巫师,你来仅仅是带来不好的消息?”瑟兰迪尔示意莱戈拉斯把木碗放回厨房,自己站到了瑞达加斯特的椅子旁边。



于是莱戈拉斯再也没听清楚他们的谈话。


他在厨房圆形的窗户边仰头,翡翠似的光斑延伸到他看
不见的地方,但他清楚并不是整个森林都是这样,瑟兰
迪尔轻易地逆反了季节,他到过冰封的洛丝萝林,知道冬天森林的冷寂,如同凯兰崔尔,那位被称作光明女王的独角兽,守在水镜边给出的预言。


瑟兰迪尔那么冷冽,想来也是冬天精灵。而且力量强大。


找不到季节对精灵来说是很可怕的,没有季节就不能从相应的事物中获取力量,别说像瑟兰迪尔这样随随便便的逆转季节这么长时间,他现在连让一棵树木反季发芽都做不到。

没有力量就不能与自然沟通,那会衰弱而死。




莱戈拉斯的胡思乱想持续到瑟兰迪尔拍了拍他的头。

“午饭你打算吃什么?”瑟兰迪尔看起来丝毫没有被蜘蛛影响心情,莱戈拉斯心想,他拥有足够的力量,没什么要担心的。

况且陶瑞尔那么小一只,也能揍比她大几倍的蜘蛛。

“我还不饿,谢谢你”寄人篱下的莱戈拉斯缩了缩头,避开瑟兰迪尔的手,吃人嘴短拿人手软,他白吃白喝三天了,瑟兰迪尔没有表现出丝毫不耐烦。

莱戈拉斯在三天里试图跟瑟兰迪尔聊天,可得到的信息很少。他看起来总是带着从容不迫的懒洋洋,做什么事都——莱戈拉斯自己举着橡皮擦擦掉了优雅这个词,换成了更简明易懂的,好看。

瑟兰迪尔在安置好莱戈拉斯后总会坐在水池边读书[莱戈拉斯看到卧室里的水池都惊呆了],手边放一杯酒,莱戈拉斯看着窗外翡翠般的光影转呀转,然后袍子上打着光斑的瑟兰迪尔起身问他这顿想吃什么。

莱戈拉斯觉得如果能这么坦然的无喜无忧,一定曾经过的伤痕累累。





瑟兰迪尔委婉的表示自己现在要泡茶。



莱戈拉斯在看到瑟兰迪尔拿出树莓曲奇饼和花朵零食时改口说他还能吃一点。


莱戈拉斯啃着曲奇看瑟兰迪尔取出茶具将忍冬茶叶和糖扔进茶壶。

果然还是长得好看,做什么都好看。

热水划出漂亮的弧线,落进茶壶里,瑟兰迪尔盖上瓷盖,先给莱戈拉斯倒了一杯。

莱戈拉斯说了谢谢后不知道怎样搭话,他看着瑟兰迪尔在氤氲雾气里模糊的侧脸,觉得这样不说话也不错。


最后是瑟兰迪尔打破的沉默“跟我说说你吧”





莱戈拉斯开始讲述他的旅程。




他讲了属于夏天的夏尔,那里有快乐的霍比特人们,每天都勤恳地打理自家花园,白兰地鹿家有上好的酒和热情的小霍比特人。

属于冬天洛丝萝林的巡林官哈尔达是一只毛茸茸的白色猞猁,他和朋友刺猬金砺到那里时被他用爪子指着,他很讨厌刺猬,跟所有精灵一样。

秋天的瑞文戴尔,领主埃老隆最近掉毛,因为有只杜内丹雪豹拐走了他女儿暮星公主[瑟兰迪尔听到这里居然破天荒的笑了一下]…

最后莱戈拉斯停住,带着说不清遗憾还是向往的语气说,我还没见过春天,如果再不找到象征可能会死吧?

和他手里不再那么烫手的忍冬茶一样清凉又厚重的叹息。

“你的名字?”瑟兰迪尔第一天就告诉他自己的名字,象征通常会和名字有关系。

但莱戈拉斯迟迟没有告诉他自己的名字,已经是第三天了。

莱戈拉斯用沾着曲奇屑的手在桌子上拼写出“Legolas”这个单词。

“Legolas”瑟兰迪尔试着叫了一次,他的发音让莱戈拉斯觉得自己的名字特别好听“这在辛达语里是[绿叶]的意思。甘道夫说的没错,你可能真的是春天的精灵。”

莱戈拉斯想起凯兰崔尔夫人送的绿叶,阿尔温在信件里也常用叶子来代替他,原来是这样啊。

“我觉得我可能看不到春天的样子了。”莱戈拉斯悲观的回答,题不对话。

“你现在就在春天的领土上。”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