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色琳琅

细雨湿流光

【诚台】离家出走和一盒汤圆的必然联系 [下]



元宵节脑洞。

于曼丽第一人称视角注意。

现代au,大学背景。

又名,曼丽宝宝的日常懵逼。

双曼友情向。





4。


助教先生来接我时我已经完全淡定了,被揍不怕,反正还有好吃的。





噢对,还有一辆白色捷豹能让我逃跑。



于是我大义凛然地上了他的车,关上车门的我听见助教先生一声轻笑,低音炮砸得我手一抖。


“锦瑟,”等红绿灯的时候,这两个字突然从助教先生的嘴里吐出来“画挺不错的。”



我难以置信地看他,他歪着头给我一个撩妹笑“疯子给毒蝎配了一个很好的画手搭档。”





疯子就是我的导师王天风,在他还是《伪装者》主笔的时候敢用这个外号叫他的人屈指可数。


当年文风寒冷字字铿锵的毒蜂,凭着热血却深沉的故事和跌宕难料的剧情一本书首印就敢几百万的魄力,为我们现在的平台《伪装者》奠下地基,他现在退居二线主要挑选文手画手,期望将他们培养成未来的奠基者。


杂志老粉大半都是被他的《一念沧海》圈来的。




问题是这不该是一个大学生研究员会知道的,就算他是杂志铁粉。


没有人该知道毒蜂是毒蝎和锦瑟的老师。


我觉得在碰到明家人的时候,我的脑子似乎都很难重启。


“明台写稿时的小毛病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



我猛点头,然后又摇摇头。



“其实没有的,阿诚哥”我瞄了瞄他的反应。

明台,你这次可别再坑我了。


“老师带队的课题研究组有三个人来着,本来还有一个人跟我们一起住那个公寓的,后来就被我和明台赶出去了。”



助教先生又发出一声有暴击效果的轻笑。



“因为郭骑云,也就是被赶出去那个,居然不是单身狗!还敢带女朋友来!”



我说到这里又忍不住想翻白眼,我和明台在知道以后的心理阴影面积加起来比老师当年留下不填的坑都大



“我和明台可都还是单身狗啊,天真的以为他也是。”



不是黑,信我。



助教先生这次是真的笑了,提起明台后他身上那种薄冰一般的气质消失了,如同窗外的霓虹灯光一样融化在他眼里,全是温柔。



5。

我觉得我似乎懂了点什么。



明诚先生面对我对于圈名往事的追问,轻飘飘地说“因为我笔名叫青瓷。”




于曼丽的系统,今天第三次重启失败。



我花了半天,才把千秋万代一统江湖的全能大大青瓷和这个长的帅的人精先生联系起来。



青瓷大大堪称圈内一大奇迹,文画双修,乐器大手,手工屌炸,烘焙满分。



明诚先生年轻有为,研究员助教,教授亲自培养,估计以后混个华尔街金童不成问题。



世界上最传奇的传奇,就是所有传奇皆出于一个传奇。



“明台啊,别睡了,起来吧。”



后座突然冒出一个人影,一直在后排装睡的毒蝎大大顶着刚睡醒的满头软卷卷,毛茸茸地往前排蹭。


“坐好!”


毛茸茸的明台就听话的坐回去了。



你们家话事的真是大哥明楼?不太对吧?



我心情复杂地吃了一顿晚饭。



在明台对明诚先生的习惯性撒娇和明诚先生的习惯性宠面前,我很有自知之明地表示我要先走一步。



6。




下了出租车我直奔汪曼春的咖啡馆,曼春大大摆好了给我的果汁自己端着一杯柠檬水一小口一小口的喝。




我平复下心情,准备开口时被汪曼春截得目瞪口呆“阿诚和明台在一起了?”


大大你到底怎么看出来的?

不愧是推理文大手南田小丸子一手带出来的责编!


“我觉得……应该还没……?”


汪曼春摆摆手打断了我接下来的话“你今天晚上别回公寓了,住我家。”


我战战兢兢地跟着御姐大人去了她家。




第二天上午我打开公寓门,发现曼春大大做了一个多么英明的决定,救命恩人,我无以为报。




史密斯夫妇混战对打的场景以百分之九十九的还原呈现在公寓里,墙上没有弹孔,少给一分。



明诚先生穿着衬衣西裤从卫生间走出来嘴里还叼着牙刷,看到我面无表情没有尖叫,给我比了一个大拇指,动作表情简直跟明台一模一样。



他打了个手势,示意我明台还在里面睡。


于是我努力回忆了下汪曼春昨天高冷摆手打断我的表情语气,问他“你们在一起了?”


明诚先生呛了一口,鹿眼眨得飞快。


“嗯”他最后笑了笑,不是撩妹那种,很多我看不明白的东西混杂在这个笑容里,最后染成嘴角温柔而缱倦的弧度。



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那我是不是得搬出去啦?”



他思考了下问我“住我们对门怎么样?”



7。




元宵节时毒蝎大大头一次按时交出了贺文。




沉寂已久青瓷大大在元宵节重新起笔画了一幅贺图,给毒蝎大大的新作《诉衷情》做推广。




锦瑟大大发出一张两个男人站在料理台前的英挺背影,被无数姑娘尖叫嫉妒说人生赢家。



毒蛇和毒蜂大大都转发了,并且评论一致的是“哼”



毒蜂大大表示填坑有望,炸出一大堆老粉哭喊活久见。



明台拿着手机刷微博,笑得乐不可支。




最后他翻出很久以前,于曼丽给《诉衷情》做人设时赶某个明星话题热度的【我们】tag。


于曼丽和汪曼春的恶趣味在这种时候完美的统一,图片是书里高傲的富家小少爷围着围裙,小心地想给自己喜欢的人做他心心念念的水磨圆子。




于是他拉着明诚自拍一张,又转发了这条微博,换了一个新tag带上这张自拍。



于曼丽的微博下突然出了一个热搜,【为谁洗手做羹汤】,并且愈演愈烈,参与者晒出的食物五花八门。



于曼丽翻了翻特别关注,找到明台的微博,艾特了青瓷大大的id,回了四个字“百年好合”。




明台被于曼丽的百年好合吓得一愣,同事圈已经秒秒炸开,汪曼春王天风郭骑云,甚至明楼和梁仲春都有转发掺一脚。




明台目瞪口呆地举着手机给明诚看,被他直接拽进怀里。



“你要给谁做羹汤啊,小少爷”



明台眨着眼乖乖窝在他怀里蹭蹭




“你啊。”




评论(7)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