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色琳琅

细雨湿流光

【诚台】离家出走和一盒汤圆的必然联系 [上]

元宵节脑洞。

于曼丽第一人称视角注意。

现代au,大学背景。

又名,曼丽宝宝的日常懵逼。

双曼友情向。







1。

我叫于曼丽,是G大的大二生,导师是王天风教授,研究课题是生物工程中目的基因的导入方式,课题小组的成员是明台和助教郭骑云。

今天,此刻,我是懵逼的。

听见室友明台开门的时候我火速裹上浴袍从浴室冲出来,我发誓在客厅沙发上找到明先生的时候,我没发现他后面还有个人。

文学社社长程锦云,穿着比我的浴袍还白的白裙子端坐在明台后面。

我觉得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她那个眼神。

于是我沉稳的吸了一口气,把擦头发的毛巾糊在明台脸上。

目测又是一次安利明台进文学社的程锦云大大惊慌地看了我一眼,显然没想到单身理科大学狗明台的公寓里还能有人,所以我翻了个白眼看回去。

然后程锦云大大就告辞了。

躺尸在沙发上的明台冲我比了个大拇指。

我真是好样的。

下午的课是阶梯教室的经济学。

躺尸状的明台于是决定旷课,噢反正梁教授这门课他也就没去过几次。

签到都是我和郭骑云负责的。

然而明台先生并不知道自己的旷课生涯将在这个下午终结,悲剧始于梁仲春教授昨天开始的课题研究。

在走进教室之前我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直到我听见了小声的骚动和明显不是梁教授的低沉声音“我是明楼,从今天开始负责各位的经济学科目,这是我的助教明诚。”

然后他脱下了自己外套递给助教,松了松领带把西装搭在臂弯。

这引起了小范围的骚动。

教授戴着金边眼镜用他的低音炮点名,我觉得看着他我能脑补出好几万字霸道总裁之类的东西。

“明台”我赶紧捅了捅郭骑云,他匆匆忙忙地回答一声到,又开始低头摸鱼。

不用想也知道是在陪女朋友聊天,我在心里愤恨的翻了个白眼,开始跟明台发企鹅。

开始上课后,翻动ppt的助教在帮忙递出激光笔时回头露了一个侧脸。

这引起了大范围的骚动。

历来本校经济学作为各科学生都能修的刷分利器并没有让人欲仙欲死的期末难点,并且,开卷。

于是各科皆有选修,文科系的必修理科系的刷分必备,甚至有工科跑来钓妹,姑娘的密集程度可想而知。

所以当这样颜值的教授和助教放在一起……我觉得想听课都难。

于是我低头敲明台,说经济学换教授了长的帅助教也帅!

然后附上了助教回头的照片。

明台回了我三个省略号,说你让郭骑云别帮我回答点名了。

我说卧槽已经点过了。

明台又回了三个省略号,说新来的教授是我哥。

我回了好几排省略号给他。

你们家基因真好,嗯,我没别的意思。




2。

万万没想到,我摸鱼的警惕性居然连郭骑云都不如了。

下课以后郭骑云只丟下一句“我先走了”就已经冲出教室。

呵,有女票了不起啊?

我看着他的残影,在心里发了无数张冷漠.jpg。

然后开始默默收拾东西,并且偷瞄讲台上的明教授。

最后整个教室只剩下几个做了梁教授课题作业的本系学生,他们围在明教授身边交接课题,毕竟换了教授,期末还是要过的。

一时半会儿他绝对脱不了身,已经报了信的我就深藏功与名。

我暗搓搓拿好手机,低着头恨不得匍匐前进。

然后我在这排座位出口撞上了助教先生。

真·撞上,我揉着额头没好意思喊疼,心里默念了好几次要淡定淡定,然后一秒换上了高冷表情。

助教先生给了我一个标准的撩妹笑,温柔的能滴出水来。

我在心里骂了一万次去特么的优秀基因。

“于曼丽同学,对吗?”

助教先生伸手做了一个绅士的手势示意我坐下,这个手势极为漂亮,并且挡住了我跑路的可能。

我老师第一次见明台时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明家出人精。

我恨不得跪下抱着老师的腿大呼三声吾皇万岁英明神武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然后我就很没出息在最近的座位上坐下了。

助教先生手扶前排座椅,自然地用了一个漂亮的站姿挡住我想跑的路。

我盯着他的手看了一会儿,不自觉就开始分析光源走向。

助教先生脾气莫名的好,居然还就真的等到我发完了呆。

然后温柔地丟给我一个雷“舍弟明台,承蒙照顾了。”

卧槽明台你特么不是只说教授是你哥吗?

“不,是我承蒙照顾了,如果不是明台我就没地方住了。”

诚心诚意,比金还真。

“噢?”助教先生垂下眼睑目光小小闪烁了下“明台从小在家就没有做过家务之类,还是麻烦了。”

他又给我一个撩妹笑,我还没来得及摆手说哪里麻烦就听他又扔下一颗原子弹“这样吧,我请你吃饭表示感谢好吗?明天晚上六点,我来北门接你。”

然后报出一个价格高冷出了名的饭店名字。

我在震惊之中重启大脑。

搜肠刮肚也没找出我到底哪里得罪了明台他要如此决绝地致我于死地,不对卧槽这明明就是他哥终于想好了要怎么料理他离家出走所以先拿我开刀。

去特么的明家人精!简直白瞎了这两张好脸!

完全不给反驳机会的助教先生露出了明台诡计得逞时特有的狡黠微笑,递给我一盒东西“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这个是见礼。”

谁特么跟你说定了。

明教授隔空看我一眼,一笑里全是同情。

我在追回助教先生并当着教授和那几个同学的面拒绝他然后被这几个女生用眼刀杀死和发企鹅给明台之间犹豫了一下,抱起书就往公寓跑。

明台在看到我回来时表情十分精彩,不知道是因为我手里的一盒东西还是我居然活着回来了。

我两步蹿过去,问他我怎么才能保命。

明台思考了一会儿,说你叫他阿诚哥他就会很好说话的。

不,那是你的阿诚哥,不是我的。

我心里忽然有了一个诡异的想法“明台,你们家的兄弟里,谁当家?”

“我大哥!”他想都没想。

我强压下心里那个诡异的念头,让主题回到明晚上的鸿门宴上“那明天我怎么办?”

明台看了我一眼,仿佛我在搞笑“请你吃饭你为啥不

去?况且我阿诚哥还送了你礼物。”

我怕死。

然后我当着明台的面把那个盒子拆开了。

红黑色的古朴木盒子里整整齐齐,码了两层汤圆。

我和明台心情复杂地对视,不是很懂你们明家人。

汤圆是腊梅和玫瑰馅的。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当天晚饭我和明台就吃了一半。

3。

我叫于曼丽,圈名锦瑟,毒蝎的御用画手,微博认证画师。

目前签约在毒蛇大大主编《伪装者》杂志,给毒蝎大大的新作《诉衷情》画插图,我们的责编是汪曼春。

哦对,汪曼春是梁仲春带的课题研究生讲师,经济学二春在课题项目上的撕逼是本校一景。

汪曼春在学校北门的咖啡馆约我见面,这是我们这组的办公根据地。

这里的环境好,价格也是出了名的高冷,所以一开始让我自费来我是拒绝的,直到汪曼春大大表示,咖啡馆是她开的。

我谢谢汪曼春大大在我感动到一把鼻涕一把泪扑过去用她裙子擦脸的时候还帮我顺毛,虽然她当时一脸嫌弃。

汪曼春大大现在坐在我对面喝咖啡,我搅着果汁里的冰块不知道怎么开始话题,明台在我右手边,仿佛是死的。

“我大哥回来了,我旷他课被抓。阿诚哥要约曼丽见面。”明台找了个抱枕挡住自己的脸,以免曼春大大直接把杯子丟到他脸上。

概括能力满分啊毒蝎大大!

于是我努力装出被威胁的害怕表情,泪眼婆娑扑进汪曼春怀里,她一脸嫌弃地递给我纸巾帮我顺毛“你作死啊?”

“曼春姐你可得帮帮我啊……”我去这委屈的小表情小语气,要是一般人估计还真就信了他丫的邪。

汪曼春高冷一笑,蛇蝎如花“你放心,我保你”

明台如获大赦,立刻笑开了花。

“能等到交了稿再死。”

卧槽曼春大大剧本不是这样的!

“别慌了。”曼春大大又开口“师哥对你从来都是惯着,也不会怎么样。但是阿诚约了曼丽……”

她表情复杂地看我“你还是想想怎么保曼丽吧。”

“她不会怎样的啦,我阿诚哥对女孩子一向很好的!”

不明台,你这个信誓旦旦的语气让我有点虚。

“况且这还是阿诚哥头一次约女孩子出去呢……连汤圆

都不给我带……”

明台的声音越说越小,要不是我离他近又听力过人,写到这里简直写不下去。


咦我怎么突然闻到了恋爱的酸臭气息?

评论(9)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