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色琳琅

细雨湿流光

【诚台/蒸汽朋克au】dark paradise


毫无意义的脑洞。

蒸汽朋克au,首席机械师明楼有两个不务正业的弟弟的故事。

背景是我瞎编的(。

有人想看的话大概会扩写。

我相信你们都知道戴维森是啥。

角色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明诚在侧门昏黄的灯光下送别他的小少爷,宴会厅里灯火通明,和他黑袍袖口银线刺绣的百合花一样熠熠生辉。

他耐心地帮明台整理领子,亲自将手提箱递到他手里。
“一路平安啊,小少爷”


明台看起来欲言又止,最后只是裹好了大衣,上了来接他的车。







星垂平野阔。



旷野下磨得银亮的铁轨盘虬交错,如同钢铁的群蛇。



明台站在高架桥上,身边是全副武装背着机械羽翼的于曼丽和戴维森重机车,黄铜的机械和排气管上闪过锃亮的流光。



高架桥隐隐震动起来,黑暗中一列火车高速行驶,整个旷野回荡着轰鸣,但没有一丝灯光。



“嘿,妞儿。”明台轻声说。



他和于曼丽忽然分开,于曼丽直接从高架桥上跳下去,贴近地面时她猛地甩手,机械羽翼张开如同坠地的鸟,明台驾驶那辆戴维森机车笔直加速,一跃而下,落向黑暗中高速行驶的火车。




戴维森机车拉出野兽般的咆哮,明台扭转车把,机车回旋,落在车顶上。




于曼丽在他头顶呼啸而过,黄铜羽翼的金色翅膀划出诡谲的曲线。





“押车人会在下一站上车,还有六十公里。”




于曼丽的声音被高速切割得支离破碎。




明台放下支架,看向远处的平原和天光。




他们远远的看见了渺小的火车站台,明台在心里一项一项确认行动。



列车如同长枪骏马,笔直地割裂平原。



明台忽然想起来了,在这列火车的时间表上,s站是不停靠的。


列车高速换挡,铁轨摩擦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但明台可以通过目镜看到站台上的人影,靠着戴维森机车,氤氲的蒸汽包围他,手指缝里香烟明灭。



空旷的月台上响起野兽的咆哮,另一辆戴维森重机车沿着月台加速,骑手猛提车把直直撞向高速行驶的列车,昂首落在车顶,轮胎摩擦金属的刹车声音振聋发聩。


明台吹了一声口哨。


“守时是皇帝的美德。”


他伸出右手向着新来的骑手敬礼,指根上的毒蝎徽记上有流光闪过。



新来的骑手举起右手回礼,黑色袖口有银色百合花闪动“死神也是啊,小少爷。”











他们脱下手套行交接礼仪。


“押车人,青瓷。”



“押车人,毒蝎。”




“toward a noble land of lies?”



“行动代号:狩猎。”








星垂平野阔。



他们在车顶看着磅礴的天光劈开暗色,交换了一个带着烟草味道的亲吻。



……tbc    or     end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