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色琳琅

细雨湿流光

【诚台】Dark paradise

没错,就是那篇蒸朋au的完整版。估计没人记得了(。

首席机械师兼情报局局长明楼,机械师助理兼行动处高阶骑士明诚,珠宝商明镜和A行动组的负责骑士明台的故事。

关于一个名叫蔷薇的保密计划的故事,一发完。

坑深线杂,ooc有。













首席机械师摘下自己的单片眼镜用眼睛布擦拭,长时间的高精度作业让他觉得有些疲惫。

“先生。”他的助手敲门“汪小姐在外面等您。”

“马上就来。”明楼赶紧换上了他的金丝眼镜,把图纸放回抽屉锁好。

“阿诚,你真是越来越不懂事。”

明楼给了汪曼春一个拥抱,打完招呼第一件事便是数落自己的助手“曼春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就让她在外面等?我平时怎么交代你的?”

“师哥,你别怪阿诚”汪曼春笑着帮助手打圆场“是我不让他打扰你的。”

“没有下次。”明楼颔首“把今天的进度备案之后再走。”

“明白,先生”明诚侧身鞠躬“我先送您和汪小姐去晚宴。”

他去而复返,打开明楼办公桌的抽屉抽出图纸,用专用的保密频道给A小组下达命令。

这是最高保密级别的任务,保密到这次的行动甚至不能由行动组来制定计划,每一步都有上级通知,在这之前所有内容都不被公开,只有自己负责部分的情报。

只知道这次行动的代号,这个名字被送来的时候写在赤红色的信纸上,外面包裹着黑色信封,信封上有圣堂最高级別的徽记。

而明诚,恰巧不属于行动组。

行动小组A这次的任务是押送一辆列车。

没人知道列车上装载什么,他们只知道这列车高速并且隐蔽,不在任何大型车站停靠。从原有的铁路上走,却没人知道准确路线和最终目的地。

但明诚恰好,不属于行动组。

所以他知道这辆车在这座城市会经过哪条线路。



明诚在侧门昏黄的灯光下送别他的小少爷,宴会厅里灯火通明,和他黑袍袖口银线刺绣的百合花一样熠熠生辉。

宴会上的小少爷有些心不在焉,靠在窗边喝了一杯红酒之后就嚷着要回家,明诚扭头看了看明楼和明镜一时也都脱不开身,便告诉他们自己会带小少爷回家。

他耐心地帮明台整理领子,亲自将手提箱递到他手里。

然而他知道明台如此表现的原因,基于这个相同的原因他也没办法和明台一起回家。

“别玩的太晚啊,小少爷。”

明台看起来欲言又止,最后只是裹好了大衣,低声咕哝“你都不问我去哪吗?”

明诚低低地笑,声带将原本就模糊地吐息带出了暧昧的沙哑和缱倦“你会回来的,小少爷,肯定会。”

于是明台挥挥手,像个真正偷溜出去玩的学生那样的,然后提着他的箱子上了郭骑云的车。

回到宴会厅的明诚侧身在明楼耳边说了什么,明楼点点头,表示明诚可以继续进行计划的下一步。

星垂平野阔。

旷野下磨得银亮的铁轨盘虬交错,如同钢铁的群蛇。

明台站在高架桥上,身边是全副武装背着机械羽翼的于曼丽和戴维森重机车,黄铜的机械和排气管上闪过锃亮的流光。

高架桥隐隐震动起来,黑暗中一列火车高速行驶,整个旷野回荡着轰鸣,但没有一丝灯光。

“嘿,妞儿。”明台轻声说。

他和于曼丽忽然分开,于曼丽直接从高架桥上跳下去,机械羽翼张开如同坠地的鸟,贴近地面时她猛地甩手,而明台驾驶那辆戴维森机车笔直加速,一跃而下,落向黑暗中高速行驶的火车。

戴维森机车拉出野兽般的咆哮,明台扭转车把画出危险的平抛线,机车回旋,落在车顶上。

于曼丽在他头顶呼啸而过,风金属羽翼的银色翅膀划出诡谲的曲线。

“押车人在下一站上车,还有五公里。”

于曼丽的声音被高速的气流切割得支离破碎。

明台放下机车支架,看向远处的平原和天光,六公里,按照目前的车速也就三分钟左右。

他迅速检查了自己身上该带的东西。

他们远远的看见了渺小的火车站台,明台在心里一项一项确认他得知的行动步骤。

押车人会在s站上车负责这次行动,一直跟随火车到达目的地,行动组不会牵扯到太多,而押车人听从他们共同的上级,毒蛇的直接指挥。

参与者越多,事件要保密起来就越困难。

列车如同长枪骏马,笔直地割裂平原。

明台忽然想起来,在他知道的那部分这列火车的时间表上,下一站s站是不停靠的。

列车高速换挡并轨,铁轨摩擦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但明台可以通过目镜看到站台上的人影,靠着戴维森机车,氤氲的蒸汽包围他,手指缝里香烟明灭。

他迅速认出了自己的同类。

空旷的月台上响起野兽的咆哮,另一辆戴维森重机车沿着月台加速,骑手猛提车把直直撞向高速行驶的列车,昂首落在车顶,轮胎摩擦金属的刹车声音振聋发聩。

列车没有停下,但押车人确实已在车上。

明台吹了一声口哨表示赞赏。

“守时是骑士的美德。”

他伸出右手向着新来的骑手敬礼,指根上的毒蝎徽记上有流光闪过。

于曼丽贴近车厢飞行,向押车人出示自己手上的花朵徽记。

新来的骑手举起右手回礼,黑色袖口有银色百合花闪动“对死神也是美德的,小少爷。”

他们脱下手套行交接礼仪。

“押车人,青瓷。”

“押车人,毒蝎。”

“toward a noble land of lies?”

“行动代号:蔷薇。”

“下一步行动指示?”

“A 小组对车辆的押送到n城为止,行动负责人也只知道这么多。”

明台点点头,打个手势。这在行动处的意思是了解“祝长官一路顺风。”

明诚给自己戴上手套“油嘴滑舌。”

“那也是跟你学的!”

星垂平野阔。

他们在车顶看着磅礴的天光劈开暗色,交换了一个带着烟草味道的亲吻。

end

真没坑。

真的。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