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色琳琅

细雨湿流光

【一度秋冬】戒指与干花

520小段子

毫无逻辑。只发点不太好吃的狗粮。

傻甜白万岁!


请不要打lo主。











1。



郑秋冬躺在沙发上刷朋友圈的时候感觉自己被狠狠塞了一嘴狗粮。


送玫瑰花的,包下一栋楼做灯牌的,花里胡哨的手写情书看得郑秋冬分分钟想关了手机。


但是罗伊人还在给他传文件,他想了几秒,还是把手机扔出去了。




2。



郑秋冬的手机没能扔出去,被陈亦度一伸手捞回来了。



“今天是五月二十日。”陈亦度若无其事地指纹解锁,翻了翻郑秋冬被占领的朋友圈“是个适合告白的日子。”




郑秋冬烦,在陈亦度大腿上翻了个身仰头看他“还谐音,要真有心还得等到现在?”



他一把抓回手机,文件终于传完了。



郑秋冬从没觉得信息提示声这么动听。



于是他亲了一口手机。



陈亦度笑,亲了一口郑秋冬。





3。




“为什么有人会因为一个日期的谐音跑去告白?”陈亦度问厉薇薇,面无表情。



厉薇薇摆着一排她做好的戒指,翻了个白眼“因为他们不跟度总一样手到擒来。”



陈亦度继续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指了指其中一个。




厉薇薇拿出来给陈亦度“有眼光!你不要我就打算上交了”



“上交了我会给你截下来。”




厉薇薇赶紧包好想把他打发走,想了想还是从霍骁送的一大盒花里抽出一朵干花玫瑰“放在花里好看。”



陈亦度看了一眼厉薇薇手上的戒指,突然觉得自己也被塞了一嘴狗粮。



于是他决定提前下班。




4。



陈亦度开车接郑秋冬回家的时候,郑秋冬吐槽说林拜居然也来虐我。




陈亦度说你又不是单身狗,怎么老说自己被虐。



“我没戒指。”




陈亦度深深感受到了自己提前找厉薇薇的机智。



于是他拉过郑秋冬的左手,把无名指含在嘴里咬了个牙印“现在有了。”



郑秋冬愣了几秒就捶他,陈亦度开着车躲都没躲。



“拍照吧郑先生,现在你也可以喂别人吃狗粮了”




5。


郑秋冬给厉薇薇发微信




“你教了陈亦度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厉薇薇回的很快“我什么都没!!”



然后发了一整盒玫瑰的图片。




郑秋冬反手又扔了手机。




他拍了一张自己的手发上朋友圈泄愤。





然后关了手机装死。




“怎么了郑先生?”刚洗完澡的陈亦度裹着浴袍揉他的头


“饿”郑秋冬把自己埋在被子里,缩着脖子躲陈亦度身上湿漉漉的热气。



“想吃什么?”陈亦度挑了个单人沙发,跷着二郎腿喝水。



郑秋冬偷偷看了一眼他握着杯子的手,觉得自己被撩了。




6。



最终他们俩没能出去吃饭,郑秋冬脱衬衣脱到一半的时候被陈亦度扯回来按着亲到浑身无力。



但是洁癖君郑秋冬先生不可能放弃洗澡。



于是陈先生友好地回答,我可以帮你。


郑秋冬赶紧反手锁上浴室的门。



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陈亦度正在把自己的衣服按搭配挂好。



陈亦度有整整一个步入式衣柜的衣服,按照颜色深浅和季节排列,固定搭配的领带也会挂在衣服旁边。





当然,现在陈设计师也会帮郑秋冬做好搭配。




郑秋冬裹着浴袍从后面扑过去抱他,被陈亦度一个反身按在墙上,抽出领带捆住了手。





7。


恕我直言,论虐狗,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鸡。



厉薇薇转发了郑秋冬带着牙印的手并评论。



姑娘们,吃了这碗陈总亲自喂的狗粮。



罗伊人转发了郑秋冬带着牙印的手并评论。



陈亦度皱着眉头给厉薇薇发微信“你教了郑秋冬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厉薇薇那边回的很快“我什么都没!!”




陈亦度想了想,拍了床头放着的一整盒杜蕾斯幻隐发过去。




没来得及发戒指图片的厉薇薇很快回了一条语音。




陈亦度看了看厨房里煮意大利面的郑秋冬的背影,觉得自己被撩了。



手机里厉薇薇尖叫着嚎了一声滚。




8。



事实上,他们俩滚到床上去的时候才下午五点不到。




陈亦度的公寓,落地窗正对黄浦江滩。



他们俩在床上滚了几滚,天才渐渐暗下来。


郑秋冬在床上把自己摊出大字形,看着窗外依次亮起来的大厦,哼哼腰疼。



陈亦度帮他揉着揉着就忍不住也看了看窗外“有这么好看?”



郑秋冬看的是一栋明晃晃亮着xx嫁给我的大楼。



陈亦度没说话,天色完全暗下来的时候,郑秋冬发现最高的建筑上也亮起了告白。



“我陪你细水长流。”




陈亦度很合时宜的拿出了戒指和干花玫瑰。




“我陪你细水长流。”他说




郑秋冬今天第二次愣了几秒,眼睁睁看着陈亦度把戒指套在他左手那个牙印上。





9。



“你不能老让人家小姑娘加班。”郑秋冬说。


“她自愿的。”陈亦度理直气壮。



郑秋冬笑了一会儿,摸出手机想看看回复。



然后手机就被陈亦度扔出去了。



“陈总早退……唔你……”下半句被陈亦度直接堵回郑秋冬嘴里。




10。



来姑娘们,吃了这碗陈总亲自喂的狗粮。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520快乐,今天也喜欢着凯歌和你们。



【陈亦度x袁浩】傻甜白诱捕计划

送给媛媛少女的点梗,想看度总诱拐袁浩同学。祝贺你能在看污时还保持清醒答对了阅读理解题x

又名,厉薇薇失明前的日记。

大写的傻甜白,别太在意剧情逻辑,用心吃糖么么哒。














1。

身骑白马踏莎行。

原谅我在看到第一眼看到骑着阿拉伯白马的袁浩时,脑子里只剩下这几个字,加粗加大,循环滚动。

愣了好几秒以后回过神,我在心里默念三次,厉薇薇你要淡定,你是个有出息的人。

然后我扭头偷瞄了站在我后面的陈亦度同学,他端着他平时一贯的冷漠眼神,面无表情。

然而我知道这货肯定还没回过神。

厉薇薇,你真是好样的。

时间是上午九点半,我们在上海外滩开始拍DU新品的模特外景,我作为服装负责人过来盯着进度和我弟弟,陈亦度开车送我过来。


我刚下车就看到骑着白马的袁浩同志,惊为天人。


于是我拉了一个摄影,直奔袁浩同学。

那时候我还不认识他,不知道袁浩是个大写的傻甜白,所以只能喊了喊前面那位骑马的先生请留步等等等等。

噢,谢谢他当时没有把我当神经病。

摄影小李趁他调转马头端起单反一阵狂拍,简直机智。


我看着面前那匹身高接近两米的阿拉伯白马,镇定的说我们需要一个骑马的模特,我觉得先生你就很好。



袁浩给了我一个懵逼的小表情,又软又萌,我发誓,我听见陈亦度吞口水的声音了。



然后在要到他电话号码以后,我端着高冷表情送他骑马远去,不拿手包的左手暗搓搓地在背后,给陈亦度比了个ok手势。



我觉得这个月被我花超的经费有着落了,你觉得呢?


2。

陈亦度翻脸之快,我简直始料未及。


我还没来得及把高跟鞋扔进鞋柜,他已经邮件了我这个月的财务报表,条条出入账目直指我又超了预算。


你居然和服装设计师说预算?


艺术是无价的!

我咬着牙打开电脑,问机智的小李要了他今天拍的袁浩同学身骑白马。

迅速修完三张图,我把无损大图发到陈亦度的邮箱里,并且,十分狗腿地表示,不够还有啊总裁,我们来谈下个季度的预算啊。

然后我收到了陈亦度总裁亲手发过来的下个季度预算,提高了,足足百分之二十。

禽兽啊。


不好意思了袁浩同学,为了厉薇薇伟大的艺术理想,只好先出卖下你的色相了。


等等我到底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3。


我和陈亦度的友谊始于我还记不清楚自己几岁的时候,路遇一只金毛犬,我逗它逗得不亦乐乎。然后听见有个小少年一路叫着我的英文名字vivian找过来,皱着眉毛一脸担心,说你怎么乱跑呢,害得我找了你半天。


excuse me?我认识你?你还找我半天?



然后我眼睁睁看着他牵走了我正在逗的金毛,一边给它顺毛一边警惕地问我,拐我家狗做什么?


………………


然后我们就认识了。



上学期间我帮姑娘们递过的情书不计其数,愣是没发现陈亦度看上过谁。



我说陈少爷,你心里有人了得赶紧去追,不然暗恋你的女孩子多没底?



陈亦度那个时候已经有了总裁风范,给了我一个标准的撩妹笑之后他说,我可是,也留给她们足够的幻想空间了啊。


禽兽。


后来我和陈亦度一起去巴黎做设计,导师问我,为什么陈亦度对我的nick name是二薇。


我就跟导师吐槽,说是个正常的少年,在面对一个叫vivian的可爱女孩子时,应该选择叫薇薇或者薇儿,而陈亦度这个狗逼,叫我二薇。


我的导师,女魔头玛琳达听完我的吐槽之后高冷一笑说,能在时尚圈混到顶尖的人,除了女人就是[哔――]。

我恍然大悟。


陈亦度后来果然在时尚圈混得很顶尖。



4。


度总第二天早上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去他工作室。


推开门的我看见陈亦度端端正正戴着他那副金边眼镜,正在用剪刀裁布料。


我大概想了想,觉得他应该不会突然看不上自己以前所有的稿子了。

那就是,突然看上了以前没有的。


陈亦度给了我一张纸,让我也帮他裁。

excuse me?


老娘大小也是有自己工作室的人,虽然工作室是你赞助的但你不能把我当你家丫鬟啊?



陈亦度看了我一眼,想起还躺在邮箱里的报表,我又没出息地从了。


根据数据来看,穿衣服的人腰挺细,腿挺长,但是稍微有点驼背,肩宽还算标准。



陈亦度用了英式西装的版型突出腰线,但为了掩盖模特驼背的小瑕疵,陈亦度在剪裁上很费心思,难怪要叫我来。



毕竟混织有时候会不靠谱,尤其是有了骑马衩的时候。
但是这个模特显然不是我们公司一模我弟弟,也不是陈亦度,他不驼背。



这骑马衩开得心机啊,果然符合陈亦度闷骚的特性,标准又别致,其实除了古典英西偏执,很多设计师都会选花哨的做法,只好看不好用。



除非是真要骑马。




然后我脑子里,袁浩骑着白马的画面就突然蹦出来了。
腰细腿长,肩宽小驼背。


我又确认了下身高和裤腿长度。



陈亦度!你果然是看上他了!


追男人追到这份上,够新颖,够别致。



卧槽不对,这么详细的数据你是怎么来的?


5。

“他是我的模特。”陈亦度轻声说,看都不看我一眼,他眼里映着试穿衣服的袁浩的影子,除此之外再无别的东西。


我扶额。



从小到大,能被陈亦度用上“我的”这个词的东西,就都是别人碰都不能碰一下的东西。

比如“我的vivian我的狗”“我的杯子”“我的书”,现在又多了一个。



“我的模特”


珍爱生命,远离亦度。


陈亦度你演技很好啊?



我几乎要真的以为陈亦度同学在兢兢业业地帮袁浩调整衣服了。


穿得起高定的少,穿得起来的就更少。


袁浩同学很显然,就穿得起来。



就是以服装设计师的职业病眼光看,他的身材也没什么毛病,修长匀称,比例很好。



陈亦度的手也很好看,公司里公认的好看,艺术品一般的好看。



但是当陈亦度好看的手放在袁浩好看的身体上时,原谅我没办法用欣赏艺术品的眼光去看了。


老娘要瞎了。



袁浩这个模特很听话,陈亦度的手指按压过接口和边缝时他有小小的局促,但很快在陈亦度的要求下将身体调整到了最好的状态。



陈亦度的英西是在萨维尔街取过经的,他和那些老裁缝一样对这种优雅的古典有偏执的追求。


袖口花纹要和衣服对齐,扣子要用动物角。



我毫不怀疑他的专业性,他不会拿自己的作品开玩笑。


所以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啦!


不管他是不是装的!



我看着袁浩同学包含局促羞涩和认真敬仰的眼神,觉得陈亦度这死闷骚,估计是算好了让人家以为自己先追的他。



唉,袁浩这,愁人的傻孩子噢。

6。

陈亦度之丧心病狂手腕狠绝,简直超出我的想象。


我本来以为,他只做了一套英西要去追袁浩同学。


结果是,他又拿了旧稿,直接发布了个人品牌,还直接把袁浩作为模特签下来了。


噢,这个个人品牌叫D.H.,简直不要太明显。



发布会的细节我抠到吐血,花朵场地都一点点调整到位。


陈亦度亲自把关,连坐次安排和演讲稿都是他亲自看的。


我被他盯得发毛,只能陪他一起加班,泡在工作室里整天醒了就改困了就睡,整打的咖啡外卖熬得我已经又一次能不管落地窗外黑夜白昼交替,恍惚回到了当年我在巴黎跟陈亦度一起赶秀缝衣服通宵那段时间。



我在迷迷糊糊里揉了揉眼睛,发现把我叫起来的是袁浩同学。


来送吃的的,小天使袁浩同学。



我把搭在身上的衣服一扔,就奔向他带来的生煎和鲜粥。


陈亦度面无表情地把他的外套捡回来,裹在我身上“二薇你小心点儿,明天发布会要穿裙子的,冻到怎么办。”

我一口粥呛在嘴里,陈亦度你当着你想追的人的面,还让不让我做人了?



怎么平时不见你这么关心老娘?



然后我又听见他一本正经地告诉袁浩说“姑嫂关系很重要。”


袁浩同学带着小茫然点点头,忙不迭脱下自己的外套搭在我腿上。



……愁死人了!





7。

陈亦度穿着一身英式黑西,聚光灯下他本来就出众的样貌这时候优越得无与伦比。

“D.H.是Direction to habitat的缩写,这是都市人一直追求的,城市与自然的平衡…… ”


我穿着小黑裙站在他后面,心里想的是这稿子写得有点厉害诶,DH明明是你跟袁浩的拼音字母缩写,现在你特么居然跟我说起英语来了。


“也送给我最看重的人,没有他就不会有这套系列作品。”

D.H.系列的每一套几乎都过了我的手,但我还是没想到,陈亦度费尽心机那套英西,穿在袁浩身上,会有那么好看。

袖口的白色花纹是我一手改出来的,腰线是我亲自裁出来的,衬衣是陈亦度亲自出马的,袖扣是和陈亦度同款的。


陈亦度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眼睛里却带着大写的“我家的人真好看”,心机啊陈亦度,你俩这明明是情侣装憋以为我不知道。


我又看了一眼他俩的同款手表,什么都不想说。



8。

对于DU服装部的一把手和集团一把手每天都来摄影棚盯进度,员工表示我们是崩溃的。


据说一个盯的是设计师弟弟,一个盯的是总裁夫人。


科科。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你们知道总裁夫人是谁吗?


小姑娘还是太年轻,我在茶水间听了一会儿墙角以后翻了个白眼。


越说越离奇,什么玩意儿连我看上了袁浩所以让陈亦度帮我追,而陈亦度是拒绝的因为他爱的人是我,所以我只好签下袁浩天天看他?


妈的你们这脑洞开就开的大也算了,睁大眼睛看清楚看上袁浩的到底是谁好不好???

你们真就看不出来???


我还没来及咳嗽一声委婉地打断他们,一个响亮的喷嚏就打出来了。



妈的,肯定是陈亦度在心里骂我。



夭寿啊。



路过茶水间的袁浩同学友好地把外套脱给了我。



我裹着外套抽抽鼻子,一众小女生的表情开始复杂又精彩。


不是吧袁浩,你们俩现在连衣服上的香水都同款了?


我看了一眼袖口。



妈的袁浩!你穿这衣服是陈亦度的!你们俩在公司能不能注意点!?!





9。

我跟陈亦度说,你要再不告诉你那些员工总裁夫人到底是谁,说不定明天还能听到更离奇的版本。


陈亦度冷笑,吓得我一哆嗦。


我说陈亦度,你跟vivian真是越长越像。


然后在他反击之前转身就走。


预算到手,天下我有。


我看到袁浩同学眨巴着眼睛,嗯,真的挺像vivian。


我强忍住自己作妖的手,没敢揉揉他头。


然后我就看见陈亦度摸了摸袁浩的脸。


动作跟他遛狗之后哄它回家一模一样。



我在走出陈亦度办公室的短短几步路里,友好地打发走了门外好个好奇的闲杂人等,还没来得及出门,就看到袁浩已经被陈亦度压在办公桌上了。


吓得我赶紧甩手关上门。


妈的在公司你们到底能不能注意点?!


10。


陈亦度当了总裁之后,最优秀的特质之一就是说到做到。



第二天我再去影棚,他就能利索地亮出一对戒指给我看。


我顶着一众小女生的尖叫起哄说挺好看的,果然符合你的审美。


他挑起一边眉毛,给了我一个得意的表情。


然后我俩在整个影棚目瞪口呆的表情里暗搓搓跑去角落坐着,一边喝咖啡一边等袁浩来。



袁浩的出现引起了小骚动,我扭头冲背后两个小助理露出高冷一笑,妞,这根本不叫修罗场,这叫,屠狗现场。



陈亦度总裁的求婚现场,没有下跪求婚海誓山盟,没有摆成心形的蜡烛和成堆的玫瑰。

陈亦度仅仅是简单的走过去,拉着袁浩的手给他戴上戒指。


然后按着他的后脑来了个深吻。


整个摄影棚里心碎和下巴掉地上地声音此起彼伏,我淡然地从手提包里抽出一支香槟,递给我弟弟让他打开。



对,没错姑娘们。


D.H.的首席模特和设计师在一起了。




11。

喂?庄园教堂吗?

对。

我是DU旗下薇薇厉安工作室的负责人厉薇薇,想租下你们的场地。

你问我干什么用的?

不不,不是今天。是为了预防陈亦度到时候盯死我,先抠一抠细节预算。

场地是结婚用的,谢谢。